能否拿到这周 “跳一跳” 的第一名,比今天晚上吃什么更令我纠结



凛小姐(Devilr



元旦时候微信的更新引爆了社交媒体,每个人在开屏都有机会被拉入 “跳一跳” 的大坑,只要你有个手机,只要你朋友圈还有三个以上的活人玩这个,哪怕剁的只剩下一根手指,你都能在这游戏中寻找存在感,而整个游戏就一个难度,你只需要不停的点击,控制自己的节奏,时不时停在有特殊加成的方块上(这事儿我还是两天前才知道),你就能拿到高分装个逼。


我也是。

在无数次试验自己能否打败前领导 —— 办公室他对我大呼小叫我只能听着 —— 的前耻未遂之后,我被职场的若干后辈屠了榜,看着他们头像在我脑袋上耀武扬威无数次之后,萌生出 “把他们丫都删了罢” 的狂气想法。

但鉴于还有工作来往,以后用得着人家,于是我试图冷静下来思考,为什么玩这个游戏,为什么要比他们分数高。

在社交中,寻找优越存在感是互联网子民的原罪:

自社交时代萌初伊始,竞技游戏的开花结果就是伴随整个发展轨迹的存在,而原本的好友属性混杂进去,这种暗暗较劲的比试产生了更加惨烈的化学反应 —— 敌人满处都是。

甚至深圳 OICQ 公司这个代表着互联网新秀的小公司开始上线 QQ 秀,QQ 等级这些功能的时候你都会发现自己无时无刻不被打压,一时间网吧代挂业务,代搭配业务纷纷上线,在简单功能中得到最大优越感的行为现在看起来 —— 太装逼。

仿佛街机厅那些排行榜咬牙切齿的分数不存在于成长轨迹一般,打不过哥哥们的孩子在电脑前拼命地找寻着一丝丝的成就感,踩在那些童年噩梦头上,哪怕就是扫雷纸牌比他高了那么一点点,哪怕三维弹球的榜单笑傲江湖,今晚上就高兴的能多吃几碗饭。

社交游戏的始祖,“可乐吧” 台球游戏(kele8)

就更不要说古早时代 “可乐吧” 甩人家十几杆完成比赛的战绩了,那都是陌生的人在竞技环境彼此熟悉才进行社交的事儿。在充满社交属性的平台竞争是伴随整个互联网发展轨迹的,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江湖中寻找扬名立万的存在感是大侠原罪的话,在排行榜中寻求高分就是我们这些互联网子民的原罪了。

“可乐吧” 让我们从对手变成朋友,校内开心这些 SNS 小游戏直接让你列表新增那些人变成对手。一竿子打回解放前。那真是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都风靡的行为艺术,每个人的时间观念都很强。掐着表的算时间,争分夺秒的抢资源,甚至我见过有在对方菜快熟了指挥老妈去电脑前蹲守,然后跟苦主煲电话粥的心机玩法,我就是那个苦主。

开心农场,这么简陋的机制和玩法,当年也让我不亦乐乎

至于抢车位,奴隶买卖,一不小心就沉溺很久,浪费了本来不怎么值钱的青春,来不及投身建设四个现代化,得到了比那些平时看不上的人分数高一点点的成就感。

开心吗?开心。不然怎么游戏都叫开心农场呢……曾经偷菜流行过 “我偷得不是菜,是寂寞”,无数寂寞的人在榜单竞争时也获得了一丝丝慰藉,毕竟高分被人看到的机会就多啊。每个人在简单的行为中唤醒了自己在不活跃圈子的存在感,用并不对等的时间进行了交互的游戏行为,也是一种社交啊。不需要你在线,不需要你经常与我来往,只需要你播种的时候被我恰好知道,我掐着时间来,点一点鼠标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一堆坑的地。甚至大部分种菜的人已经不担心被偷这件事了,因为结论是肯定的,固然会发生的事情,担心也没有用。

切水果,塞班手机用户的噩梦,因为根本不流畅

更不要说,当我们迈入社会,休闲时间开始缩短,整合你碎片时间的后起之秀切水果,找你妹,甚至是水管鸟,那些益智、反应游戏的分数截图曾充斥着我们的社交媒体,每个人都想表达着自己比别人更灵敏更聪慧,带着自信截图,公布给那些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在互联网上留下自己的痕迹 —— 然后被更高的分数打败时,他们重新来过。

这可能是互联网第一批佛系的诞生,但当排行榜的车轮碾压过他们的名字时,每个人都会发出像我一样的怒吼 —— “把比我分高的家伙都删了吧!”

只要有排行榜就有厮杀,规则是人还是平台决定的:

有排行的地方就有厮杀,从应试教育到社交媒体,我们像被名利压迫惯的举子一样冲向各种能体现个人能力的游戏,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着自己的战绩,留下来的只有大多人玩的战场,根本没人陪你竞争的榜单不叫榜单。 

回头看看那些脱胎于大平台的产物,哪一个都是互联网时代进步的里程碑,创造一个又一个数据神话,刷新一个又一个在线人数,我们陷入了一个怪圈,只要平台大,社交属性足,不管是什么游戏都有人玩。校内庞大的用户基数决定了农场游戏可被复制的成功,甚至后来阿里巴巴的 “楼一幢” 也在淘宝进行了复刻,大家是否已经进化到只看分数不看人了呢?

然后我们进入了 “花钱变得更强” 的 “天天时代”,天美艺游的系列小游戏曾经刷新着你我的朋友圈,天天酷跑,天天打飞机,天天爱消除,天天各种,每个人在这里找到一些长处,加上一点点小付费,就凌驾于自己朋友圈之上,创造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分数 —— 然后被花更多钱的人打败。

付费点多的完全不担心你不花钱

这种社交游戏,数都数不过来,只要凌驾在社交媒体的游戏就是火爆的游戏,尤其是一线大品牌的保证,很多人是这么想的。那么如果我是个小镇姑娘,朋友圈只有我爸我妈我二婶子我三舅娘我隔壁邻居他表妹的同学,当时也没有快手也没有微博,我会不会咬牙把一周多的早点钱用来冲个钻拿个高分跟他们表现一下呢?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

捧着手机,能干的事情很多,我只知道在接踵而来的刷屏之后,我们终于开始累了,社交媒体加了那么多不需要社交的人,工作累,生活累,游戏玩着也那么累,社交圈开始缩小,朋友圈每条都看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个点赞得罪了哪方势力,生怕拍了什么引起谁的不高兴,开始追求更简单的东西。

规则是平台定的,人不是,人会有情绪,人会有反应,会举一反三,会反应过度,慢慢的又回到谁也不愿意了解谁的地步,慢慢的又回到了不愿意与谁厮杀的地步,慢慢的又产生了一批佛系。有些人在社交游戏中沉溺只是为了刷刷那些存在感,只是想你打开游戏与其竞争,或者发个私信说个 “玩的不错” 就满足了。但如果太过复杂不能挑动神经,平台上什么游戏都不会火,只能慢慢沉寂,像可乐吧,像开心网,像校内,只能被我们弃掉寻找下一个适合排行榜的社交平台,留在那里成为一个里程碑被人怀念。

我还是很想说这玩意像水管鸟应该鄙视啊,但我就是停不下来:

《Flappy Bird》,古朴的像素,简单的操作,超难的挑战,排行榜的设定,只需要有技巧点点点点点拿分截图发朋友圈就行了,火到亲妈都紧急下架的存在不是没道理,是非常没道理。如果没有运气,这个游戏也只会是一个在万千 App Store 里面的一个游戏而已


《Getting Over It with Bennett Foddy》,粗糙的建模,十分反物理引擎的操作,几乎不可能达到的挑战,排行榜的设定,只需要有技巧的点点点点点点拿分截图发微博就行了,火到亲妈都紧急制作多语言和各种 mod 的存在已经不是非常没道理了,如果没有运气,这个游戏也只会是一个在万千 Steam 里面的一个游戏而已。


企鹅帝国在我们庸庸碌碌这些年从深圳 OICQ 脱胎成中国最大的社交帝国,又把《跳一跳》用了新的套路,装上旧东西,跳到了你面前。短短一周,几亿用户关注,数据夸张的吓人,身边的人都在玩,甚至代刷的,外挂的,营销号的,甚至撸猫的秀技术的都来碾压你!跳一跳,粗糙的建模……我说不下去了,所这玩意突然火,要不是因为运气谁来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啊!!!

苹果用户多?STEAM 用户多?微信用户多?重要吗?

按照他们的套路,以后肯定会像吃鸡的京东飞机那样在方块上做点文章,按照他们的套路,以后肯定会像天天系列那样在参与人数上进行更惨烈的屠榜两极化,按照他们的套路,以后肯定会像农场那样进行各种各样的合作……


但谁在乎?那些营销号的东西看过就忘,那些攻略技巧看多少次也学不会,那些大牛视频在一片赞叹声关掉,不怎么需要朋友圈,就那么安安静静点几下就可以留下自己的痕迹,有点技巧看看攻略停留在某些特定方块就会加分,像我似的傻跳在周日半夜一两点钟来个100多分假装拿个第一也开心,稍稍接近暗恋的人也很开心,赢过平时那个领导也很高兴。在简单行为中装个大逼不就够了么,总有一天跳一跳也会像上面说的那些游戏一样,因为再也没有人在榜单上竞争永远的离开我们,但现在,何必认真。

在停不下来的 “再来一局” 中,点了一局又一局,游戏的本质最终还是哄自己开心。虽然说,能不能拿到这周《跳一跳》的第一名,比今天晚上吃什么更令我纠结,但拿不到第一名也不会上吊自杀砸手机啊。

于是现在时间是星期一的凌晨两点,在冷静的许久之后我打开微信,跳了个140假装拿了这周的冠军。


到这周末!谁再比我高我一定删他!




© 异视异色(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及使用,违者必究。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